亲子家庭

联系我们

电话咨询热线: 020-87377802 020-87374117微信
您当前位置:首页 > 案例分析 > 亲子家庭 > 心理咨询中,我发现了父亲不为人知的一面......|   亲子家庭

心理咨询中,我发现了父亲不为人知的一面......|

来源:红树林    作者:罗琪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8-14    阅读数:187
可能在很多人的逻辑里,女儿想念去世的父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但当我知道爸爸去世的时候,我觉得我并没有很伤心。那种感觉就像听说了另外一个星球的故事。
我觉得自己有点怪异,难道是因为我并不是很爱他?

故事大概发生在两年前左右,帮我做咨询的心理老师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女性,她很温柔,说话声音很小但又很好听。


也许我和相当一部分想做心理咨询的人一样,很害羞。

哪怕我知道我付的钱是按每小时几百块算的,我也不敢主动提起自己的不安。

我内心觉得很别扭,只想等待着面前这位和蔼的咨询师把我内心想说的都逐一问出。


01 信封中的爸爸

咨询初期,老师问了我一些简单的问题。其中一部分谈到我父母和他们的兄弟姐妹。

我的爸爸已经去世了,是在我还在新西兰旅游打工的最后3个月的时候去世的,当时我没有回去参加父亲的葬礼——我把这个事实告诉了咨询师。老师听了这个小故事后给了我一道作业。她让我写一封信给爸爸,在祭拜的时候念给他听。

对于我来说,写不难,但是要我念给他听,我觉得是一件很难为情且古怪的事情。难为情是自己感到的,古怪是在别人眼里看到的。所以我对咨询老师说我试试吧。每年的祭拜都是例行公事。烧东西的时候会说一些仪式性的词语,这些我每次都是随便应付过去的。我还记得那次祭拜,我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,那是我写好的给爸爸的信。


我哥看到了我从怀里拿出了一张东西,吓了一跳,问“你在干啊?”我很不好意思随便给了一个微笑或理由。他也没有继续追问。我打开了那张纸,我知道我不会有勇气当众读出那些句子。但我依然很认真的、一字一句地站在父亲面前默念了一遍。虽然钻了些空子,但我认为我还算是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了。

祭拜之后的下一次心理咨询,我告诉老师我写了信给爸爸,并把当时的情况告知了她。当时她对我点了点头。尽管我写了一些内心话给爸爸,但我其实不太确定我是否想念他。



可能在很多人的逻辑里,女儿想念去世的父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但当我知道爸爸去世的时候,我觉得我并没有很伤心。那种感觉就像听说了另外一个星球的故事。

我觉得自己有点怪异,难道是因为我并不是很爱他?


02 记忆中的爸爸

为了继续探讨我和爸爸之间的关系,咨询师继续向我了解着关于爸爸的信息。

其中,问到我爸爸有多少兄弟姐妹。我知道我爸的家族那边人还是挺多,但是兄弟姐妹总共有多少个,我也不太清楚,我大概给了一个回答:“7-8个左右”,然后咨询师再问,“你爸爸排第几?”这个我清楚,排第四。

咨询师又问了我记忆中的爸爸与他其他兄弟相处得怎么样?我说我太小了,也不太清楚,只剩下几次一起吃饭聚会的回忆片段。我把其中一个片段告知给咨询师:当时我爸爸和他的兄弟一起吃饭,其中一位是他们最年长的大哥。我称呼他为大伯爷,我记得大伯爷说了一句类似意思的话“我们这一代的事情就过去吧,留给下一代的人去解决”。当时我爸爸没有发出声音,周围的人也没有出声。


此时咨询师已经对我家的人物关系有一定了解了。她停顿了一下,问我:如果你是你爸爸,你当时听了大哥这样说,你会有什么感受?我仔细地想着,我爸爸当时应该的感受应该是生气,愤怒,委屈,心里问着:”凭什么?”。咨询师向我点了点头。


从前我觉得我不想念爸爸,是因为我觉得他说话声音大,凶得有点吓人。在我成长的过程中,身旁的亲戚长辈都说我爸爸脾气不好,爱花钱,爱出风头,不懂得照顾家人。

但就在此刻,在我感受中的爸爸似乎不是这样子了。他可能被欺负了,他忍受着,不敢出声,而且周遭的人都默许了或视而不见了。


我从来都不知道,我仅剩的一些我一直以为毫无用处的回忆片段里面,竟然藏着我爸爸的另外一个世界——一个我从来不知其存在过的世界。里面有我爸爸的委屈和愤怒,孤独。我开始心痛他,我为他伤心和哭泣了。咨询师对我说,其实你很想念你爸爸。

不知道呢?也许她说的是对的吧。因为在进去属于他的世界里,我会感到特别伤心和难过。


03 我误会了爸爸

除了发现了爸爸另外一个世界以外,咨询师还帮我在小时的回忆中找到了一个保护家人的爸爸。

这个外人看似理所当然,但却一直不被我意识到甚至可能一直被我拒绝或否定的保护。我的心理咨询因为多种原因,现在已经没有再继续了。但是我对自己的探索还在,这些都或多或少与之前的心理咨询有关。

如果有人问我到现在发生过的最大误会是什么?

那答案肯定是:我误会了我爸爸,从我有意识开始不久后到他的生命结束。

亡羊补牢,现在还晚不晚?答案:未知。因为我的生命还继续着……


文/广州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 匿名来访者